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幸福的人生

习中外之六艺成一家之言敢为新斯人 践华夏之复兴开万世太平为天下苍生

 
 
 

日志

 
 

中央情报局的由来及历史(一)  

2010-01-05 08:30: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央情报局的由来及历史(一)

 

战略情报局的终结使美国情报机构和情报活动重新陷于分散和无序状态。这当然不是杜鲁门的初衷。1946年1月22日,杜鲁门以信函的形式向国务卿、陆军部长和海军部长发出了关于协调对外情报活动的指令,命令他们与总统个人代表一同组成国家情报委员会(National Intelligence Authority),并从各自所属部门中抽调人员组建中央情报小组(Central Intelligence Group)。此外,国家情报委员会还将指派具有国家安全职能的主要军事和文职情报机构的首脑(或他们的代表)组建一个负责向中央情报小组组长提出建议的情报顾问委员会(Intelligence Advisory Board)。具体地说,中央情报小组组长要在国家情报委员会的指导和管理下履行以下职责:充分利用国务院、陆军部和海军部各情报机构的人员和设备,对与国家安全有关的情报进行归类和评估,继而在政府内部分发战略和国家政策情报;制订协调国务院、陆军部和海军部各情报机构与国家安全有关的活动的计划,并在确立确保最有效地完成国家情报任务的总体政策和目标方面向国家情报委员会提出建议;为了保证各部门情报机构的利益,承担起在国家情报委员会看来中央组织可以最有效地完成的多个机构共同关心的工作;履行总统和国家情报委员会随时可能赋予的与国家安全情报有关的其他职责。次日,杜鲁门决定在确定中央情报小组组长的正式人选之前先让悉尼·索尔斯(Sidney w.Souers)临时担任中央情报小组组长,同时任命威廉·莱希(William D.Leahy)为总统在国家情报委员会中的个人代表。至此,美国国家对外情报体制初步形成。

中央情报局的由来及历史(一) - 金龙鱼 - 幸福的人生杜鲁门

6月10日,霍伊特·范登堡(Hoyt s.Vanden-berg)接替索尔斯成为首任中央情报小组组长。上任之后,范登堡陆续提出了一些与中央情报小组职能有关的具体问题:应授权中央情报小组组长从事有利于撰写战略和国家政策情报的基础性研究和分析工作。相应的,国务院、陆军部和海军部中与这一工作有关的资金、人员和设施转归中央情报小组所有;赋予中央情报小组组长以国家情报委员会“行政代理人”(executive a-gent)的身份,允许他代表国家情报委员会协调和监督联邦政府的所有情报活动;由中央情报小组组长全权负责收集涉及国家安全的外部情报的间谍和反间谍活动,以及与之相关的监视外国新闻出版和广播宣传的工作;国务院、陆军部和海军部应在各自能力范围内按中央情报小组组长的要求向中央情报小组提供必要的资金、人员、设施和其他帮助;中央情报小组有权请求追加拨款;协调与外国原子能开发及其潜力有关的情报活动;利用与国外有联系的美国商业机构、非政府组织和个人收集外部情报;将撰写静态情报(Static Intelligence)的职责划归中央情报小组;情报顾问委员会的讨论和审议不得妨碍中央情报小组按时呈交情报评估报告;由中央情报小组协调传记情报(Biographic Intelligence)的撰写和保存工作;界定国务院、陆军部、海军部等各部门情报机构负责收集的情报的类型。随着以上问题的逐步解决,中央情报小组收集和分析情报、撰写情报评估报告以及协调情报活动等各项职能明显加强。

 同时,范登堡也在努力使中央情报小组成为依法建立的机构。1946年7月初,他的法律顾问们起草出一份准备呈交白宫的中央情报局(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立法草案,在其努力下,杜鲁门总统授权国家情报委员会先起草出一部准备呈给下一届国会的中央情报局立法草案。

1947年1月,陆军部长和海军部长共同建议通过包括建立中央情报局等内容在内的军队合并法案。9月19日,1947年国家安全法正式生效。法案规定,解散国家情报委员会,另外成立国家安全委员会,并在国家安全委员会下面设立中央情报局。中央情报局应在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指导下履行以下职责:就协调与国家安全有关的政府部门和机构的情报活动这一问题向国家安全委员会提出建议;对与国家安全有关的情报进行归类和评估,并在政府内部分发情报,前提条件是中央情报局不得行使维持治安、传唤和执法的权力,各部门和其他机构应继续收集自身所需的情报并对其进行评估、归类和分发,中央情报局局长有责任严守有关情报来源和方法的秘密,以防未经授权的泄密;为了保证现有情报机构的利益,从事国家安全委员会认为由中央机构可以更有效地完成的以上情报机构共同关心的其他工作;履行国家安全委员会随时可能赋予的与国家安全情报有关的其他职责。1948年,中央情报局又将单独的中央情报局立法草案提交国会,但国会未来得及按程序对草案进行审议便休会了。1949年,中央情报局再次将草案呈送国会。6月20日,中央情报局法正式生效,其意义在于:赋予中央情报局不受相关法律法规限制自由使用资金并按照预算局批准的数额与其他部门机构相互挪用资金的权力。

  

1947年9月20日,中央情报局正式成立,罗斯科·希伦科特(Roscoe Hillenkoetter)成为第一任中央情报局局长。此前,他已准备好了向即将建立的国家安全委员会提出的建议:允许中央情报局局长参加所有国家安全委员会会议;建立一个由国务卿和国防部长组成的负责指导中央情报局的国家安全委员会分委会;组建一个负责向中央情报局局长提供建议的情报顾问委员会;国家情报委员会的指令暂时依然有效;国家安全委员会指示中央情报局局长在60天内提出对中央情报局新的授权建议。26日,国家安全委员会召开第1次会议,授权中央情报局局长以观察员或顾问的身份参加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所有会议,同意国家情报委员会的指令短时间内仍具法律效力,命令希伦科特在60天内提出“完善以往指令的授权建议”,但没有就筹建国家安全委员会分委会和情报顾问委员会等问题做出决定。10月10日,国家安全委员会执行秘书索尔斯对希伦科特建立情报顾问委员会的提议进行了修改,删去了有关中央情报局局长应按照两个或两个以上情报顾问委员会成员的要求向国家安全委员会提出建议的规定。最终,国家安全委员会授权按照索尔斯的主张组建情报顾问委员会。

11月,希伦科特如期向国家安全委员会提出了修改国家情报委员会指令的建议,详细规定了中央情报局的职能和中央情报局局长的权力,20日,情报顾问委员会召开会议,中央情报局局长与各部门情报机构负责人就修改国家情报委员会指令的问题展开激烈争论,多数部门情报机构负责人认为应大范围地修改希伦科特的建议。最终会议决定建立一个特别工作小组,专门负责修改国家情报委员会指令。在12月12日的国家安全委员会第3次会议上,双方达成妥协,各部门情报机构承认中央情报局局长拥有协调权,承诺向中央情报局局长提供其对情报进行综合分析所需的资料,并讨论通过了详细规定中央情报局职能和中央情报局局长权力的国家安全委员会第1号情报指令(NSCIDl)。指令的主要内容为:应建立一个负责向中央情报局局长提供建议的由国务院、陆军部、海军部、空军部、参谋长联席会议、原子能委员会的情报负责人或他们的代表组成的情报顾问委员会;在1947年国家安全法第102条第(5)款授权的范围内,中央情报局局长或由他指定的代表将通过与有关部门和机构负责人达成的协议调研和检查他认为必要的、与他向国家安全委员会提供咨询和就协调情报活动一事提出建议的职责有关的涉及国家安全的各联邦部门机构的情报资料;中央情报局局长应负责利用现有情报设施和部门情报整理出与国家安全有关的情报(简称国家情报),但要尽量不重复进行各部门机构的情报活动和研究工作;中央情报局局长应向总统、国家安全委员会成员、情报顾问委员会组成机构的情报负责人以及国家安全委员会随时可能指定的政府部门机构分发国家情报。所分发的情报必须得到各情报机构的正式同意或经同意附上说明明显不同意见的报告;为了确保现有各情报机构的利益,中央情报局局长应承担起国家安全委员会认为由中央机构可以更有效地完成的、这些机构共同关心的工作;各部门机构的情报组织应在其职责范围内保持与中央情报局以及彼此间的情报信息或情报交流;情报组织应尽力提供或收集中央情报局局长或其他某个部门机构要求获得的情报;中央情报局局长应与各部门机构达成协议,向中央情报局选派中央情报局局长可以直接任命者之外的具有顾问、一线工作或其他方面经验和才能的人员。国家安全委员会第1号情报指令的意义在于正式赋予中央情报局局长以协调和检查情报界工作以及分析和分发情报的权力。相应的,各情报部门机构则有义务依照规定收集或提供中央情报局局长要求获得的情报并选派中央情报局局长所需的人员。

1946年年底,随着美苏关系的恶化,陆军部、海军部和国务院开始讨论开展心理战的问题。1947年12月9日,国家安全委员会批准了题为“心理行动”的NSC4-A号文件。文件指出,根据1947年国家安全法第102条第4款第(5)项的规定(国家安全委员会随时可以赋予中央情报局与国家安全有关的其他职能),授权中央情报局开展心理战。为了确保以上行动与美国的外交政策和军事战略相一致,中央情报局与此相关的所有政策指令和计划必须获得国家安全委员会特别小组的批准,且应充分考虑有关地区的美国外交和军事负责人的意见。12月22日,中央情报局在特别行动办公室(Offlce of SpeciM Op-erations)内设立了职责为组织开展心理战的特别程序小组(speciM Procedures Group)。

1947年年底至1948年上半年,以操控意大利大选为中心,中央情报局在欧洲采取了一系列心理战行动,成效显著,心理战控制权成为各部门关心的问题。经过一个月激烈的争论,1948年6月17日国家安全委员会批准了NSC10/2号文件,名为“国家安全委员会关于特别计划办公室的指令”,主要内容如下:撤销中央情报局特别程序小组,另设特别计划办公室(office of SpeeiM Projects),专门负责秘密行动;特别计划办公室主任由国务院任命,但需中央情报局局长认可;特别计划办公室主任有权直接向中央情报局局长汇报工作。为了最大程度地提高效率,特别计划办公室将在中央情报局其他下属机构之外单独开展工作;中央情报局有责任与国务卿和国防部长的指定代表协商,以确保秘密行动与美国的外交政策和军事战略协调一致。如果双方意见不一,应由国家安全委员会予以裁决。该指令使国务院和国防部对中央情报局采取秘密行动的权力形成了有效的制约,且特别计划办公室自成立之日起便成为中央情报局内部的一个半自治机构。

1948年1月13日,国家安全委员会第5次会议决定组建情报调研小组,全面客观地考察中央情报局的组织、活动和人员情况,并提出相应的建议。2月13日,索尔斯在致艾伦·杜勒斯(Allen DuUes)、马赛厄斯·科雷亚(Mathias Correa)和威廉·杰克逊(William H,Jackson)的备忘录中授权三人按照以上决议进行调研。1949年1月1日,情报调研小组向国家安全委员会提交了最终报告,主要观点包括:中央情报局与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关系合理,但应授权并鼓励中央情报局通过中央情报局局长与国务卿和国防部长建立更紧密的联系;无需修改1947年国家安全法关于中央情报局职责的规定,而应促使中央情报局真正地履行这些职责;出于保证各任中央情报局局长都有较长任期并摆脱军方束缚的考虑,中央情报局局长一职应由平民或退伍军人担任。

  评论这张
 
阅读(2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