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幸福的人生

习中外之六艺成一家之言敢为新斯人 践华夏之复兴开万世太平为天下苍生

 
 
 

日志

 
 

期待中的隐忧  

2009-09-23 06:56: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暑期期间,《红楼梦》连续剧拍摄剧组在香山植物园曹雪芹故居附近拍摄节目,8月中旬我还专门过去看过几次。

《红楼梦》作为中华文化的一个活化石,作为中国五千年封建社会的一个活化石,作为一部浓缩的百科全书,它有着极其深刻的思想性和无与伦比的艺术性。尤其是在这个西方文化入侵,国人普遍的对中国文化自卑的时候,《红楼梦》电视剧的拍摄尤其值得我们期待。

关于《红楼梦》的意义,在这里我还想多说几句。

《红楼梦》,是一部浓缩的百科全书。大家想想,对于小说艺术、历史学、文艺理论、哲学、美学、医学、茶文化、服装文化、园林设计等等,涉及的东西太多了,而我们看了之后呢,留下了大量问题看不懂。这就会激发我们的好奇心,有一位大学者曾经就说,他研究中医就是因为《红楼梦》的缘故。《红楼梦》,可以使我们产生太多太多的内驱力,使我们兴趣范围增加的极大,增强我们对真善美追求的原动力。为什么我们现在的学生很厌学,我们的大学生、科研人员原创性的成果那么少,根本原因就是我们缺乏对真善美的内驱力。而《红楼梦》在这个方面是一个很好的工具,可以使我们对很多学科产生浓厚的兴趣。兴趣是最好的老师,有很多诺奖获得者都曾经这样讲,他们在接受采访时都说,他们之所以能有所创造,原因就在于他们小的时候,对科学产生了极强的好奇心。所以我们要利用好《红楼梦》这本书。

我们现在的教育,可以一言以蔽之:工具化的教育!太可怕了!只教人做事,不教人做人。杨叔子院士对此曾提出过深刻的批评,他说:“学校培养人不仅要做事 ,还要做人 ,大学生做事的关键是创新 ,做人的关键是爱国 ,如果培养学生不会做人只会做事 ,只会创新不爱国的话, 我感到绝对不是我的目的。”他还说“教育的任务无非是做人、做事、做学问。会做事的不一定会做人,会做人的一般做事也不会差。而对高层次的人才,这两点更不能分割。至于做学问,其实就是对做人、做事的深入研究。”社会主义它让我们享受。光劳动不享受不行。我们劳动,这是义务;那享受,这是权利。社会主义这种制度存在,就是让我们每个人过上好日子,就是让大家享受。我们享受,我们不会做人,怎么享受?做工具我们怎么享受?明天拿个锤子来,锤子怎么享受?明天拿个什么剃须刀,剃须刀帮我们刮刮胡子,它怎么会享受?它就是工具嘛。那么大家想想,要想让人享受,那么我们就要教他做人,就要教会他享受。比如说,我们今天的年轻人,如果把贝多芬的《田园》拿来给我们放一下,我敢说,没几个人听得懂,没几个人能感受她的美。我们说,反对工具化的教育!社会主义教育思想不是这样。既要把人培养成一个创造者,又要把人培养成一个享受者。享受当中有创造,创造当中有享受:这是社会主义的思想。所以,我们说,我们要想跳出工具化的教育,没有广博的学识也不行。大家再想想,谈起恋爱了,说要么我们俩就亲吻一下,要么我们就谈谈怎么炼钢,谈谈计算机,这能行吗?这能使我们获得高水平的爱情生活吗?不能!所以,我们要使自己丰富些。在这方面,读《红楼梦》是最好的方法。

我们要学处事艺术,《红楼梦》当中讲了很多处事艺术。我们很多人在现实当中混得很艰难。当然,我们说自己不学无术,做人也不象人样,那另当别论。其实,有很多人既学又有术,但是仍然混得很悲惨。这里除了对做人的知识掌握的少以外,还存在一个重要原因,要么就是不谙熟做人的艺术,要么就是不守做人的规则。《红楼梦》当中写了很多人物,比如说,象平儿这样的人,他就显出她为人处事的艺术。《红楼梦》当中真正写处事艺术高的,既不是王熙凤,也不是薛宝钗,薛宝钗的处事艺术也很高,随时能够嫁祸与人。真正写的为人处事艺术最高的是平儿,平儿的为人处事艺术是真高。一个人我们只有学会设身处地思考问题,那么我们才能感悟这个东西。平儿处境多难,大家想想,平儿是谁?平儿是被贾琏收在房里的妾。那么,妾跟自己的丈夫在一起,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你不跟贾琏一起,贾琏在贾家是有地位的,贾琏收拾王熙凤困难,收拾平儿还不容易吗?所以,你不跟贾琏在一起,贾琏收拾你;你跟贾琏在一起,那王熙凤那个醋坛子就受不了了。那王熙凤那醋坛子更厉害,王熙凤更毒辣。那么,书当中环境比这更复杂。偏偏贾家还出了一个“才自聪明志自高”的贾探春。贾探春,偏偏又给王熙凤打了替班。贾探春这个人又确实有些能力,同时要展示自己的威严。我们看,平儿,说句不好听的话,又是王熙凤的走狗。我们说,她跟贾探春的关系怎么处。所以,我们看书当中每一部分都涉及到这些问题的处理,处理得天衣无缝。在《红楼梦》当中,它写平儿是个什么样的人呢?这个平儿的处事艺术极高。但是,她也得学会做坏事。大家想想,王熙凤那么坏,要想使王熙凤满意,在贾琏和王熙凤之间你穿条缝走,而且还要解决王熙凤和众人之间的问题。众人都恨王熙凤,而她又是王熙凤的狗腿子。王熙凤可以把坏事都推到她身上去。而结果是什么样?人们都不恨平儿。就连命运极悲惨而又不值得可怜的赵姨娘,她都不恨平儿。我们看她高不高?而且大量人都感谢她,都感恩戴德。平儿做了大量的善事。王熙凤那么歹毒,但是在王熙凤手下把歹毒的事变成善事。高不高?我不知道大家怎么感觉,我如果现在把我假定成平儿,在她的地位上,恐怕我不行,没那么高的为人处事艺术。所以,大家看,我们在现实生活当中,我们说要学习为人处事艺术,当然也有人教,但哪有看书来得快。因为书它可以把活生生的现实浓缩交给我们,现实是不会有浓缩度的。所以,这个东西我们也可以从书当中得到。在这个世界上,我们只要会了为人处事的艺术,谋生就不会有大的问题。也许大家对这个问题产生怀疑,说中国是个关系社会,说在中国这样,我要是到了美国呢?那可不是关系社会,那可是个法制社会,说整天玩处事艺术,那恐怕就不好使。我说,朋友们,不要听这些蠢人的胡说八道,只要人类还是人类,人类社会永远是关系社会,中国是,美国是。弄不好弄几个长臂猿弄到一起,也照样是关系社会。关系社会是永远的,只要人还是人,因为人有感情的,人是有喜怒哀乐的,人是需要精神慰藉的。他不仅仅需要吃饭,需要穿衣服,他还需要更多的东西。这些东西都要在处事艺术当中解决好。

“日月如梭,光阴似箭,转眼两年过去啦。”我们看哪本小说描述时间不是用这档次的手段?即使不说“日月如梭,光阴似箭”,反正也差不多。说什么“闲言少叙,废话休谈,转眼怎么怎么样啦。”不都是这类的吗?曹雪芹不是这样。我们可以把这个东西称之曰“慢拍过度法”。就好象我们拿出摄像机拍电影一样,拍电影怎么拍?要想节省时间要让大家搞明白,慢拍,拍的速度减下来。其实人类最开始的摄像机就是这样的。我们现在可以看党史资料,不有国民党的第一届代表大会吗?象李大钊不都参加会议了吗?写孙中山带着李大钊进门参加会议吗?我们看那个胶片是什么样的?那人走着是一跳一跳的。为什么?就是他拍摄速度太低,但放的速度又是正常速度。所以,上面的人就是一跳一跳的。现实当中,为什么会有高速摄影?不就是想把现实放慢看看吗?低速摄影,是加快;高速摄影,是放慢。所以,曹雪芹是采用这个办法的。人家写时间过度的时候,人家写什么呀?说“宝玉自进花园以来,心满意足,再无别项可生贪求之心.每日只和姊妹丫头们一处, 或读书,或写字,或弹琴下棋,作画吟诗,以至描鸾刺凤,斗草簪花, 低吟悄唱,拆字猜枚,无所不至,倒也十分快乐.他曾有几首即事诗,虽不算好,却倒是真情真景。”人家用四首即事诗把时间给过度过去了。我们看起来十分完整。大家看人家高不高?人家随便拿出个东西来,高!我们想都想不到。我们看《地道战》,一看就讲的刘湘,刘湘那一句名言,也就是因为《地道战》而成了名——“高,高,实在是高啊!”不就这么一句话吗?在这里,我们说曹雪芹“高,高,实在是高!”大家是发自内心的赞美的一句话,确实高!我们想,人家写悲哀,人家不是说直接给我们写什么悲哀,悲凉,人家不这么写。啊,说多悲凉啊,说今天大家看秋风多么冷。冻得贾母老太太直打寒战。说外边,大家吃什么东西都无精打采的。哎呀,这个东西实在太糟糕啦。人家不这么写,人家写东西,人家写菊花中秋开夜宴,人家怎么写?人家写,贾母把贾家上上下下都聚到一处,在这个地方庆中秋,但是大家往那一坐,话都说不到一处去。一会儿,贾赦说贾母偏心眼,说“不知天下父母心偏的多呢”,把贾母给气坏了。然后呢,所有的东西都不对。秋风也在那吹,老太太也冷。然后老太太她不是说哎呀,多悲哀,她是说哎呀,怎么怎么好,怎么怎么高兴。这时,远处传来了悲切的笛声。那么,贾母怎么说呢?贾母说,哎呦,这个曲真好听啊。就是明明白白很悲凉,不承认悲凉,而把悲凉说得很喜庆,给人的感觉是更加悲凉。我们看,人家那手法,高不高?!这只是一种方法,还有其他诸如人名艺术法,写作辩证法等等我们都可以学到,所以说,《红楼梦》可以提高我们的写作手法,丰富我们的文艺理论水平。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关于爱情。我们现在的社会是什么样,大家都知道。不是有一个二奶排行榜吗?据说最多的二奶数量居然有146个,可见淫乱到什么地步了。那么,究竟什么是爱情?什么是淫乱?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可以给出很简单的概念、简单的定义,按照这个标准去划分就行了,但是这样太抽象了。读《红楼梦》这本小说非常容易让我们搞懂。曹雪芹也是一个真正的爱情学家。曹雪芹在他那个时代,没有爱情这个词汇。所以,他在书当中用了两个词汇:一个是用“意淫”,一个是用“皮肤淫乱”。曹雪芹所讲的“意淫”就是爱情。“皮肤淫乱”,就和相当一部分同学所从事的一样。我们读一下子,就把它搞清楚了。大家看,贾珍、贾琏、薛蟠这个档次的,不就是这样吗?美国人不是把同性恋变成合法的行为了吗?其实,书当中写的是同性恋,但比同性恋还恶心。写的贾珍这些人,邢大舅跟孪童那是要多恶心有多恶心。《红楼梦》还写了很多同性恋。比如说,象忠顺王跟蒋玉菡之间,是同性恋关系。在这里贾宝玉和北静王也有点类似,但这个地方写得不是很清楚。贾宝玉跟秦钟啊,这不也有吗?他写这些东西。《红楼梦》不仅写了同性恋,《红楼梦》还写了大量的淫乱行为。但是,在这里边,我们要注意研究晴雯、尤三姐、林黛玉、贾宝玉。我们要研究这些关系,则不然。这里写的是爱情。注意,柳香莲也是个同性恋分子,书中写了不少这样的东西。但是,不管怎么样,它在这写了真正的爱情。爱情是什么东西?爱情,真正追求的是一种心理的默契,在心灵交往当中感受到一种超尘拔俗、无限甜美的一种生活。它是一种精神生活。所以,我们通过读《红楼梦》,可以理解什么是爱情,什么是乱七八糟的东西。爱情是天地只赐给人类的恩典,太珍贵了!难怪作为乐圣兼半个哲学家的贝多芬深深地感叹:“天呐!没有爱情算什么人生”。可以说,一个灵长类生命,他(她)有没有爱情心理就是他(她)是否是人的标志。读《红楼梦》可以让我们懂得什么是爱情,从而丰富我们的精神生活。

《红楼梦》还可以使我们的思想变得深邃。比“难得糊涂”的郑板桥晚生30年的曹雪芹,在他的《红楼梦》中,通过《好了歌》和《好了歌解》,用具象和抽象两种语言阐述否定之否定规律。在《好了歌解》中,他说,“好便是了,了便是好;不好便不了,不了便不好。”太妙了!多么生动而又抽象的表述啊!这是从有别于板桥和黑格尔的角度揭示否定之否定规律的。他不仅告诉世人“好”——“了”相互否定,而且还寓质量互变规律于否定之否定规律之中,告诉人们,不管是肯定还是否定,乃至否定之否定,没有充分的量的积累,扬弃(质变)就不会发生。讲了否定之否定规律还不算完,接着,曹雪芹还以湘云教导翠缕的形式说:“天地之间都赋‘阴阳’二气所生……千变万化都是阴阳顺逆。阳尽了就是阴,阴尽了就是阳。不是阴尽了又生出一个阳来,也不是阳尽了又生出一个阴来。”这是曹雪芹把对立统一规律和否定之否定规律熔于一炉的表述形式。中国是辩证法之乡,早在2500多年前的春秋时代,老子就已在他的《道德经》中阐述了丰富的辩证法思想,到了明末清初,辩证法又有了极大的发展,这其中,王夫之为其典型代表,而经郑燮(1693——1765)到曹雪芹(1723——1763),中国的辩证法体系形成。如果说西方辩证法体系形成以黑格尔出版《小逻辑》为标志的话,那么中国辩证法体系形成大约比西方早九十年。这也可以提高我们的民族自信心,我们的先人是伟大的,是值得我们为之骄傲的。

以上简单的谈了《红楼梦》的几点意义,当然只是蜻蜓点水,《红楼梦》这部巨著的意义太多太大了,绝不仅限于我们上面讲的。正是因为如此,《红楼梦》电视剧的拍摄就变得特别令人期待,但是在我去了拍摄现场之后,却感到有不少遗憾和隐忧。

首先是演员本身,这些人大多数是80后,90后,他们是改革开放以后出生的,他们受受这个社会影响很大,他们的精神状态不好,思想状态欠佳。所以他们很难理解《红楼梦》,很难理解曹雪芹所要表达的东西,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遗憾,也是一个隐忧。电视剧化妆室的工作人员告诉我,这帮孩子一拍完就瘫倒在椅子上,横七竖八的,精神面貌相当差。

还有一个就是87版《红楼梦》同样的问题。就是有关于如何展示诗歌。87版是把诗砍掉了,这诗一砍掉,林黛玉就不是敢于斗争、才华横溢的人了,而变成一个尖酸刻薄、哭哭啼啼的了,没了诗她哪有才气啊!注意,我讲这个地方不是为了要骂王扶林,不是这个意思,我在这里用这个例子讲什么呢?因为我们看过这个电视剧,看电视剧,我们并不喜欢林黛玉这个人,为什么?一个最主要原因就是诗给砍了。我讲这个例子,大家是有很深的感受的,我是用大家有很深感受的东西让大家明白一个道理,就是黛玉之美如果不谈诗词,她的才气丢了,她的才能没了,她的美受到极大的贬损。我们随便举个例子,就是元妃省亲的时候,不是让他们作诗嘛。宝玉写了好几首,其中《杏帘在望》写得最好,就是黛玉随便写了个东西,弄了个纸团丢过去,然后宝玉抄上就完了,

 杏帘在望

杏帘招客饮,在望有山庄。

菱荇鹅儿水,桑榆燕子梁。

一畦春韭绿,十里稻花香。

盛世无饥馁,何须耕织忙。

在这里我们看她写的多活,词句非常的清新,这个清新,她是用俗话讲的清新,“菱荇鹅儿水”、“一畦春韭熟”都是俗话,但是用得非常新颖、非常别致,使得这种返璞归真的田舍的美跃然纸上。还有《桃花行》、《秋窗风雨夕》写得多好,一首桃花行写得让人情不自禁的落泪,这才情了得,我们不写作不知道,一旦我们做了,让我们写一首诗,让人看了之后能使他哭了,那是极不容易的事情。吹牛好吹,但做起来太难了。所以是否能够用一种办法,比如在这里,我们可以加一些议论,大家论诗,互相之间多加几句评论,其实不就展现出来了吗?这一次我们不知道李少红会怎么处理?如果丢了诗歌,《红楼梦》人物的美就丢了一大半,所以这也是让我们感到忧心的。

  评论这张
 
阅读(16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