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幸福的人生

习中外之六艺成一家之言敢为新斯人 践华夏之复兴开万世太平为天下苍生

 
 
 

日志

 
 

资本主义发展新特点  

2009-09-18 20:16: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8月29日 资本主义发展新特点­

­

     列宁在其光辉著作《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一书中曾谈到帝国主义的五大特征,比如生产集中和垄断加剧,金融资本和产业资本的结合,资本输出,瓜分世界、对世界进行殖民统治等。在谈到资本输出时,列宁讲到“少数积累了巨额资本的最富的国家处于垄断地位。在先进的国家里出现了大量的‘过剩资本’”,这些过剩资本“不会用来提高本国民众的生活水平(因为这样会降低资本家的利润),而会输出国外,输出到落后的国家去,以提高利润。在这些落后国家里,利润通常都是很高的,因为那里资本少,地价比较贱,工资低,原料也便宜。”­

­

     智力资本输出­

­

在这里,列宁说的资本主要指的是货币资本。而在人类发展到今天,资本主义的资本输出出现了新的特点,首先是资本结构发生了变化,除了传统的固定资本和流动资本之外,又出现了智力资本。这是由美国管理学家安妮.布鲁金在其著作《第三资源-智力资本及其管理》中首先提出的。布鲁金说:“智力资本是指使公司得以运行的所有无形资产的总和。它可分为四类:市场资产、知识产权资产、人才资产与基础结构资产。其中,市场资产是指公司所拥有的、与市场相关的无形资产潜力,其中包括各种品牌、客户及他们的信赖、长期客户、备用存货、销售渠道、专利专营合同协议等。基础结构资产是指使企业得以运行的那些技术、工作方式和程序,这包括企业文化、评估风险的方式、管理销售队伍的方法、财政结构、市场与客户数据等。”不仅如此,基础结构资产还包括布鲁金所未认识的企业理念和经营哲学等,这是丁小平先生在其文章《迎接管理学的革命》中指出的。我们讲的新特点,首先指的就是智力资本输出。­

­

  据可口可乐(中国)饮料有限公司总裁包逸秋介绍,截止到2006年7月,可口可乐自1979年重返中国以来,与嘉里集团、中粮集团、太古集团等合作伙伴已共同投资逾12亿美元,在中国内地建立了29家装瓶公司和35个生产基地。不仅如此,其在日本、巴西、澳大利亚等国都拥有大量的生产基地。作为可口可乐,其总公司主要是运营其品牌,用各种手段扩大其品牌的影响力,到2008年,据美国《商业周刊》的全球最佳品牌排行显示,其品牌价值为667亿美元。其特点就是以品牌输出为主,而在国外生产基地主要负责原料加工,渠道开拓等。可口可乐总裁曾夸下海口:“如果可口可乐公司在全世界的所有工厂,一夜间被大火烧毁了,那么可以肯定,大银行定会争先恐后地向公司提供贷款,因为可口可乐这块牌子放到世界任何一家公司头上,都会给它带来滚滚财源。”在智力资本输出方面,可口可乐是一个典型,其他诸如戴尔电脑、耐克等大量的跨国公司也是如此,其大量的产品生产是在国外基地或代理公司完成的,而在销售时进行贴牌。以耐克为例,其只贴牌就可以获得百分之七、八十的利润,而代理企业分得的只是残羹冷炙、杯水车薪。­

­

       美国最大的私人雇主和世界上最大的连锁零售商沃尔玛,在全球14个国家开设了7000多家商场,其因为占据了销售渠道,不仅在商品入市时要收取大量的入门费,而且其因为掌握了商品的销售市场,从而几乎控制了商品生产。­

­

     文化输出­

­

    资本主义发展到今天还有一个新的特点,就是文化输出。我们知道,人的行为是受其观念支配的。比如说,当我们觉得西方的文化是时尚的,是高贵的,我们就会去购买附着了这些概念的商品。文化输出往往是通过电影、电视等方式进行的,我们看大量的好莱坞大片,我们的观念就慢慢受其影响,我们的审美也逐渐受其影响。对于中国及广大的发展中国家而言,在经济层面,主要表现为厌弃民族文化和盲崇美国文化,从而造成国人对民族文化的逆反心理,从而造成国货的负广告状态和洋货的自动广告状态,从而造成民族产业的非经营竞争劣态。所谓负广告状态,就是这样一种商品状态:商品未做广告时该商品处于嫉恶态,而做广告后才可望进入自然销售状态。所谓自动广告状态就是商品未做广告就具有已做广告销售效果的一种营销状态。所谓非经营竞争劣态就是在非固定资本和流动资本劣势条件下,企业未发生经营失误就自然处于竞争劣势的一种竞争态势。正是由于这样的原因,西方的企业通常是“不战而胜的”。为什么我们很少有自己的品牌,这就是根本的原因。­

        基金会模式

       第三个新特点就是资本控制的模式发生了转变,所有权和控制权发生分离。我们不妨称之为基金会模式。这个现象是宋鸿兵在其新著《货币战争2—金权天下》中指出的。他在书中谈到:“20世纪上半叶,金融资本主义完成了向垄断资本主义的过渡,金融势力集团从直接控制资本主义的第一线转变为间接控制的幕后操纵模式。新兴的公司经营架构的核心是:所有权和控制权分离,广泛募集社会公众资本,其目的就是以最小的资金通过最大限度的杠杆效应去控制超大规模的社会财富,在最广泛程度上控制社会各行业中的骨干龙头,形成垄断资本主义的金字塔底座,而从外部形式上并不显示出其真正控制者的身份。公司表面由职业经理人运作,但董事会和关键股权控制力完全集中在少数金融家手中。游戏规则的核心之处就在于金融家族所控制的庞大的基金会体系和其他投资集团,通过表面的代持机构,来实施‘形散而神不散’的关键股权和董事会的控制力。待持机构就是那些著名的金融机构和资产管理公司,它们的作用是起到‘防火墙’的功能,以便于金融家族所控制的基金会和投资集团,将公众的视线屏蔽在实际持股人圈子之外。越是到了多元资本主义时代,这种现象越是普遍。”“基金会避免了富豪们最痛恨的高达50%的遗产税、收入所得税、赠与税,更妙的是基金会的投资增值还逃避了资本所得税。在完全免税的情况下,基金会的资产如滚雪球般迅速增长。美国国会报告显示,由于基金会的存在,每年高达三分之二的高收入是免税的。相应的,国家税负的压力被越来越重的压在了永远没有可能建立自己基金会的中产阶级身上。超级富豪们的基金会资产就像癌细胞一般迅速扩张,它不断的从中产阶级的家庭财富细胞中汲取营养,社会财富分配更加不公。据统计,1969年美国596家基金会的净收入超过了美国50家最大银行净收入的两倍。从1790年美国建立第一个基金会以来,美国的基金会数量越来越多:

        1900年以前,18家

        1910年—1919年,76家

        1920年—1929年,173家

        1930年—1939年,288家

        1940年—1949年,1638家

        1950年—1959年,2893家

        到了2002年,竟高达62000家

        基金会仅需要每年‘贡献’5%来进行慈善事业,而国际银行家赚钱的手段岂止获得区区5%的回报?更何况,这5%的慈善投资,还可以用来实现社会影响力和学术研究控制力,为自己赢得更好的社会舆论环境和法律政策倾斜,从而获得更大的利益。”

  评论这张
 
阅读(41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