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幸福的人生

习中外之六艺成一家之言敢为新斯人 践华夏之复兴开万世太平为天下苍生

 
 
 

日志

 
 

《大染坊》的启示  

2009-09-11 16:20:42|  分类: 激扬文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染坊》的启示

                 

《大染坊》是一部有着深刻思想的电视剧作品,也得到了大量有识之士的推崇,还有不少企业界人士,比如蒙牛的牛根生,他给其企业的中层以上的管理人员每人买了一份。

《大染坊》的主人公陈六子,他的一生是辉煌的一生,同时也是悲剧的一生。说他辉煌,是讲他在经营过程中的所作所为,以及在印染界赢得的尊敬;讲他悲剧,是说其其实并没有选择对自己的人生道路,在那样一个乱世,中国刚刚走过封建社会,当时的清皇朝昏庸无能,社会动荡,官员腐败,而与此同时,以英国为代表的西方列强却都先后建立了资本主义制度,形成了相对发达的商品经济。规模化、专业化的社会大生产,使得西方拥有了相对先进的武器枪炮,在用枪炮打开中国的国门之后,西方大量的商品涌入中国市场。1840年以来,中华民族的社会制度已远远落后于人家,在这个前提下,人家对我们大动干戈,两次鸦片战争之后,我们已面临亡国灭种的危险。但是我们国人反应很缓慢。这其中,有两本书影响很大,就是:《海国图志》,《盛世危言》,我们民族当中的先进分子,开始思考国家的危机。1840年是个转折点,之后,外国对华的盘剥和剥削丝丝入扣。

曾国藩、张之洞、李鸿章等人,他们的看法尽管幼稚,但目的明确,就是要救亡。搞了洋务运动,但一场中日甲午海战又被打得没了脾气。之后,康有为、梁启超提出要君主立宪,孙中山搞了资产阶级民主革命,但都于事无补,“帝国主义的侵略打破了中国人学西学的迷梦。很奇怪,为什么先生老是侵略学生呢?中国人向西方学得很不少,但是行不通,理想总是不能实现。多次奋斗,包括辛亥革命那样全国规模的运动,都失败了。”毛泽东这样总结那段历史。所以国家四分五裂,军阀割据,百姓遭殃。战争的赔款(光辛丑条约就赔偿白银4.5亿两,分39年还清,年息四厘,本息共计高达9.82多亿两,当时,中国的年国库收入不过七千多万两,这巨额赔款要用十四年的国库收入才能付清)都被转嫁到老百姓身上,比如《茶馆》里的王掌柜先前多阔气,打快板的过来,他“啪”一个银元就扔过去了,而到后来他连一碗炸酱面都吃不上了。当时意气风发渴望实业救国的秦二爷,后来是怎么说的,他说“当初有那么一个不知好歹的秦某人,爱办实业。办了几十年,临完他只由工厂的土堆里捡回来这么点小东西!你应当劝告大家,有钱哪,就该吃喝嫖赌,胡作非为,可千万别干好事!告诉他们哪,秦某人七十多岁了才明白这点大道理!他是天生来的笨蛋!”

《大染坊》里的陈六子不也一样吗?他最后吐血而亡。用这样一种方式结束了其尽管辉煌但终究是悲剧的一生。为什么会这样呢?是陈六子个人的原因吗?我想不是的,那又是为什么呢?藤井给了陈六子一个解释:“国家太弱,个人太强,不是什么好事。”

那样一个时代,就不是干企业的时代,茅盾的《子夜》不就讲了那一段历史吗?《茶馆》里的秦二爷整天想着实业救国,但最后他救了谁?我们不妨做一个假设,如果陈六子参加革命,凭他的才干,弄不好又是徐海东,一个帅才。所以我们在选择自己人生道路、选择事业方向的时候,首先要搞明白社会大势,在不明白这个历史大势的前提下做的人生选择往往是盲目的。那么怎么去判断历史大势呢?我想根本的就是去研究历史,尤其是近现代史,就是从鸦片战争到五四运动,到现在的这一段历史,从中找出历史发展的规律,从而来把握未来规划自己的人生道路,事业方向。还有一个就是善于听智者的建议,那英不是有首歌,其中有句歌词叫做“借我一双慧眼吧,让我把这世界看个明明白白、清清楚楚”,我们也要善于借助智者的慧眼,就像徐海东、粟裕等人听从毛泽东的建议,跟着他闹革命,最终实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取得了辉煌的一生,幸福的一生。

这就是《大染坊》给我的启示。

  评论这张
 
阅读(49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